权威可信的企业应用程序综合服务机构 www.cabs.org.cn

首页中心公告

中心公告

智能制造模式众说纷纭,投资人该如何下手?

时间:2018-08-03 15:25:12

摘要:中国互联网产业大多已经实现产业的崛起,智能制造为什么还依然不温不火?

什么是智能制造?

 

机器化制造、自动化制造、信息化制造、数字化制造、智能化制造、工业互联网?智能制造有哪些基本模式,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?

 

人工智能将如何影响智能制造?中国智能制造将何去何从?究竟是借道超车还是打造自己的赛道?

 

这些关于智能制造的基本问题和核心问题一直众说纷纭,没有一个清晰、权威的定论,投资人如何挑选智能制造企业也成为一个难题,乾元坤创始人张继成先生根据十多年的行业经验,说说自己的观点。

 

中国互联网和电子商务都实现了弯道超车,塑造了自己的优势,奠定了世界地位。但是中国智能制造还在匍匐前进,秘密寻找自己的制高点,为什么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来到中国后,很快找到自己的发力点,实现规模化复制变现,中国智能制造却艰难摸索,提出各种各样的模式,让投资人也眼花缭乱,不知如何下手。

 

因为智能制造世界上还没有成熟的模式,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工业基础提出自己的战略,所以善于模仿复制的中国人遇到了很大挑战。制造业大佬磨刀霍霍,弹药上膛,打不中靶心;“海龟”带着技术和模式融了那么多钱,到了中国也不下蛋了;这一轮的较量和竞争只有靠创造,靠中国人打造中国的模式。

 

这个领域的黑马来自基层多年的打磨和孜孜不倦的钻研,精通于术和道,整合优化原有通道,和资本合作建立自己的赛道模式。每个创业者都在呐喊,每个企业都在呼唤,实际是没找到落脚点,把软件项目开发、产品研发,平台研发想当然的理解为工业4.0智能制造,又回到了10年前MES研发的老路上去了,所以乱花渐欲迷人眼,投资人也不知道怎么挑选项目了。

 

根据乾元坤和创始人十多年的行业经验,总结出中国制造业演进过程:

 

传统作坊→机器化→流程化→自动化→信息化→数字化→智能化→平台化

 

中国中小型制造业目前主要处在流程化和半自动化阶段,离智能制造的还有一段距离。针对大部分中小型制造业,信息化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,实现工厂透明化,体系化,规范化管理,帮助工厂建立评价体系,考核体系,绩效体系,提高工厂生产效率。

 

但是信息化的成本偏高,人才缺少阻碍了中小型制造业升级过程,企业智能管理平台将使中国中小型制造业上升一个新的台阶,如果能通过资本孵化运作免费提供给所有中小企业使用,使中国中小型企业实现信息化,在信息化的基础上,通过大数据分析,云计算打通中小型企业上游采购,物流运输,下游的仓储和市场投放,逐步引导中小企业使用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平台,实现规模化,体系化有序发展轨道上来。

 

大型制造业基本实现自动化和信息化,他们的发力点就是数字化工厂和智能化工厂,通过上百家工厂的解决方案,抽取智能工厂的个性需求和通用性功能,形成智慧研发平台。中国智能制造拦路虎在于价格较贵,一套中小型智能系统几十万上百万,中大型系统几百万上千万,这样很难形成规模市场,定制成本偏高,就相当于九十年中国买一台电脑几万元成本一样,只有价格降下来才是普及,只有普及才能爆发,必须把中小型系统免费,收取适量的服务费和维护费,把大型系统价格降低到目前的市场的三分之一,通过平台把中小型制造企业,大型制造企业实现互联互通,通过大数据,云服务收取客制化服务费,乾元坤和全网营销电子商务平台已经为市场规模化运营奠定了基础。

 

智能制造模式论是个伪命题,智能制造没有什么模式而言,适合市场的需求,解决市场关切,不断演化提升产品的适用性,发展起来就是模式,发展不起来,就不是未来。

 

再好的模式,论点,论据,都是为解决问题而来,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一整套高效适用性强的方法,通过实践探索不断的演进优化形成自己一套适合发展的体系,就是模式,模式形成后,后来者进入市场的难度加大。

 

投资人选择智能制造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风口,但是想要飞得更高更远,就需要站得更高,看的更远,用眼光和魄力发现那只即将展翅翱翔的雄鹰,而不是那只正在开屏的孔雀。

 

投资人选择项目有很多标准,行业、模式、团队、财报、营收、市场,这些标准测量工具,既保险又有据可循,但是对于未来领袖的测量,这些尺子似长实短。

 

1926年春天梁启超推荐陈寅格应聘清华大学教授,校长曹云祥问:他是哪一国博士?梁答:他不是学士,也不是博士。曹又问:他有没有著作?梁答:也没有著作。曹说:既不是博士,有没有著作,这就难了!梁启超生气了,说:我梁某也没有博士学位,著作算是等身了,但总共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。

 

自古领袖型人物都来源两个阶层,一个是上上层,一个是下下层,上上层能提供好的环境,好的资源;下下层就是生态链最底层,环境一直撞击他的存在,他不想死掉,就逐步的反抗,逐步的被打击,再挑战,再打击,要么是生,要么是死,死掉的居多,个别挑战成功的将颠覆原有体系,大投资者投资的目标是寻找这样可以建立新体系的人,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,大投资者投人,小投资者投事。

 

2013年4月,德国政府制定“工业4.0”战略,希望改变以往的“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式增强型控制的基本模式转变”,“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”。2014年4月,美国政府制定“在工业化战略”,GE、IBM、思科、英特尔等制造业与IT巨头组织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(IIC),“回归制造业”,通过新的技术、标准、商业模式重新定义制造业。

 

2015年5月,中国政府《中国制造2025》横空出世,“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”,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完成中国制造由大到强的战略转变。其他国家如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、印度等国家也纷纷制订了类似的国家战略。尽管名称不同,侧重点不同,但这些国家战略的雄心、战略的目标,就是在本次智能制造革命进程中,占得先机、力拔头筹。

 

中国的智能制造只有靠创造,只有靠创新。